今日新闻网

「首席观察」欧央行的“救赎”:7月出乎意料加息50个基点 告别“负利率时代”

资讯

经济观察网 首席记者 欧阳晓红

不可预料的剧情正在欧洲大陆上演:成员国政局动荡、极端气候、能源危机、物价飞涨、欧元屡创20年新低……

加息50个基点!多重超预期因素暴击下的欧洲央行开始超预期“反击”。

当地时间7月21日,欧洲央行发布利率决议,出乎意料加息50个基点,旨在抑制创纪录的高位通胀。

6月按兵不动的欧洲央行管理委员会(理事会)在7月出手:决定将欧洲央行的三个关键利率提高50个基点,即主要再融资业务的利率以及边际贷款机制和存款机制的利率将分别提高至0.50%、0.75%和0.00%,自2022年7月27日起生效。

而上次加息还要追溯至11年前,其时的两次加息恰值欧元区债务危机前夕。

欧洲央行解释,根据理事会对其价格稳定任务的坚定承诺,采取了进一步的关键步骤,以确保通胀在中期内恢复到2%的目标。理事会决定将欧洲央行的三个关键利率提高50个基点,并批准了传导保护工具(TPI)。

不过,根据6月会议的前瞻指引,欧洲央行在7月份加息25个基点,将更大规模的加息推迟到9月份,暗示逐步加息;市场共识亦如出一辙。

按照欧洲央行的说法,基于理事会对通胀风险的最新评估,以及TPI对货币政策的有效传输所提供的强化支持,7月份在政策利率正常化的道路上迈出比上次会议更大的第一步是合适的。它将通过加强对通胀预期的锚定和确保需求条件的调整,以实现其中期通胀目标来支持通胀回归理事会的中期目标。

TPI将是欧洲央行工具箱的一个补充,被激活以对抗对整个欧元区的货币政策传导构成严重威胁的无端的、无序的市场动态。购买TPI的规模取决于政策传导所面临的风险的严重程度,购买不受事前的限制。通过保障传导机制,TPI将使理事会能够更有效地完成其价格稳定的任务。

这其中,摆脱持续8年之久的负利率政策亦将产生重大影响。在法国巴黎银行策略师Calvin Tse看来,这将提高欧洲资产对投资者的吸引力,并可能有助于提升欧元的价值。

正如,欧洲央行决议公布之后,截至发稿 ,欧元兑美元累计上涨愈80点至1.0278。7月21日升至两周新高,日内上涨幅逾0.5%。

可是,现实很骨感。“欧洲和意大利的情况,从未像今天这样复杂多变”、“要知道事情每天都在变化,几乎不可能去做任何预测”“意大利总统宣布解散议会,政局动荡”……不少意大利人开始惶恐不安起来,他们不知道接下来会怎样。

一如10天前的欧元跌破美元平价,这两天发生的几件大事对欧洲市场来说,可谓攸关重要:即意大利两院对德拉吉政府的信任投票;完成年度维护的“北溪1号”是否正常运营;欧洲央行议息会议。

7月21日,在无法取得多数议会议员信任后,意大利总理德拉吉再次请求辞职,不同于第一次的拒绝,此次请求获意大利总统马塔雷拉的同意,超过500天的德拉吉政府时代就此告终。

据当地媒体报道,马塔雷拉办公室一份声明中表示,德拉吉将继续负责当前事务,领导一个看守政府。总统将行使权力解散议会,并宣布提前举行选举,根据宪法规定,全国投票应在政府解散后的70天内举行,安莎社预计意大利全国大选将在9月25日举行。

一直在促成德拉吉留任总理职位的意大利外交部长迪马约无奈表示“政治手段失败了,意大利人的未来岌岌可危,这个悲剧选择造成的后果,将呈现在历史上。”

根据目前民调,意大利进入全国大选期后,极右翼政党或将赢得大选,其中意大利兄弟党党魁梅洛尼(Giorgia Meloni)最有可能成为意大利共和国诞生以来的第一位女总理。

这之外,在周四的新闻发布会上,欧洲央行行长拉加德强调经济前景不明,通胀将在一段时间内处于不合理高位。她说,经济活动正在放缓,今年下半年及以后的前景不明朗,俄乌局势给经济造成持续的拖累,但有初步迹象表明一些供应瓶颈局面正在缓解。

如其所言,高通胀率对购买力的影响,持续的供应限制和更高的不确定性正在对经济产生抑制作用。企业继续面临更高的成本和供应链的中断,这些因素加在一起,给2022年下半年及日后的前景蒙上了阴影。

在摩根大通经济学家Greg Fuzesi看来,天然气断供不仅会打击经济增长,还会提振通胀,因此欧洲央行可能不会立即变得对经济增长更加敏感。

事实上,21日这天也是“北溪一号”管道年度维护后的重启日,相关报道称,暂停10天后,俄罗斯天然气周四重新通过“北溪一号”管道流向欧洲,但管道运能仅四成,欧洲对更广泛天然气供应中断的担忧仍然存在。据悉,欧洲约32%的天然气消费来自俄罗斯,其中90%通过管道运送。

欧盟委员会就此表态,若各国不提前做好准备,一旦俄罗斯完全切断对欧洲的天然气供应,再加上寒冷的冬天,可能会使欧盟国内生产总值平均减少多达1.5%。

现状如此,当下的金融市场反而有些处惊不变。7月21日这天,欧洲英国富时、德国DAX、法国CAC分别报收7270.51( 0.09%)、13246.64(-0.27%)、6201.11( 0.27%)。但意大利10年期国债收益率报3.463( 3.48%),与德国债券利差继续走扩。

需注意的是,德国和意大利国债利差的大小通常被投资者用来衡量欧洲债券市场面临风险的大小。“当利差扩大之时,意味着欧元区高负债国家为其债务融资将变得更难,极有可能再次引发主权债务危机。”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盛松成称。

容易受到借贷成本增长影响的意大利,亦一直试图摆脱利率上升带来的脆弱性,却未必能如愿以偿。意大利央行数据显示,其4月份债务规模增至创纪录的2.759万亿欧元。更有研究报告分析,鉴于当前的意大利政治局势,这增加了市场“误解”欧洲央行的风险,并可能导致资产价格走势不稳定。

就这样,冲击与应对之下,告别“负利率时代”,推出TPI,对欧洲央行而言,这一切就像是一场迟到的“救赎”。

忧虑之外,信心却不能少。

正如坦承经济放缓的同时,欧洲央行称,经济活动继续受益于经济的重新开放、强大的劳动力市场和财政政策支持。特别是,经济的全面重新开放正在支持服务部门的支出。随着人们开始重新旅行,预计旅游业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帮助经济家庭在大流行期间积累的储蓄,和强大的劳动力市场正在支持消费。

另外,财政政策正在帮助缓解乌克兰战争对那些首当其冲的能源价格上涨的影响。推出临时的和有针对性的措施,以便限制助长通胀压力的风险。所有国家的财政政策都应旨在保持债务的可持续性并以可持续的方式提高增长潜力,以加强复苏。

概之,“通胀率继续处于不应有的高位,预计将在一段时间内保持高于我们的目标。最新的数据显示增长放缓,为2022年下半年及以后的前景蒙上了阴影。同时,这种放缓正被一些支持性因素所缓冲。”欧洲央行称。

而之所以说“(加息)迟到”是指,5月18日公布4月CPI飙至7.4%的历史新高时,市场便呼吁欧洲央行在6月会议上加息,但欧洲央行直到7月中下旬才“出手”。

逻辑上,7月初的欧洲央行尽管意识到高通胀压力,但拟定的加息幅度并不大。

如提及欧元区的经济前景,欧洲央行副行长路易斯点·德金多斯7月4日在法兰克福欧洲金融峰会上表示,今年上半年,欧元区的通货膨胀率持续上升,并达到了令人不快的高水平。6月份,总体通胀率上升至8.6%,再创历史新高,继续反映出能源和食品价格的飙升。但价格上涨并不限于能源和食品,最近几个月,我们看到通货膨胀的压力在许多商品和服务中扩大和加强了,经济活动又受到战争及其后果的影响。价格上涨正在减少可支配收入,而加剧的供应中断和更大的不确定性也在拖累增长,特别是在制造业部门。

德金多斯表示,在整个预测范围内,增长将超过2%。但是,战争和对欧元区的能源供应进一步中断的风险仍然是增长的一个重大下行风险。事实上,我们6月份预测中的下行情景反映了这一风险,并意味着在2022年较弱但正增长之后,2023年将出现活动萎缩。“虽然我们仍然预计在整个预测范围内会有正的增长率,但在未来几个月,我们将不得不驾驭这种具有挑战性的冲击组合,这种冲击正在减少增长并推高通胀。”

他说,我们在6月9日的会议上决定采取进一步措施,使货币政策正常化。首先,从7月1日起结束资产购买计划下的净资产购买。其次,打算在7月的货币政策会议上将欧洲央行的关键利率提高25个基点,并在9月再次提高利率。

因此,不难想象,或许7月12日的欧元兑美元创20年新低,跌破与美元的平价,以及“北溪1号”管道维护恐加剧通胀等大事件,可能促使欧洲央行趋鹰。

加之,7月13日开始,韩国央行首度宣布加息50基点后,新西兰联储也宣称加息50个基点,加拿大央行也意外将利率提高100个基点,菲律宾央行也出其不意地将基准利率上调了75个基点……一时间,全球不少央行几乎都不按常理出牌了。它们唯恐本币走弱,提升进口价格,从而引发通胀恶化。因为,欧元的贬值正进一步放大欧洲目前面临的能源危机。

即便如此,业界考虑到投资者对高负债欧元区成员国(如意大利、希腊等)市场信心仍然不足,普遍认为欧洲央行在7月之后所实施的货币紧缩程度同样不会太大。然而,出其不意,某种程度上,欧洲央行也加入了全球央行政策加码紧缩(猛加息)队列。

忧增长?忧通胀?同样的问题也摆在欧洲央行的面前,但其任务可能比大多数国家都要艰巨。市场认为,除了为 19 个经济体制定货币政策之外,由于乌克兰的战争推高了食品和燃料成本,而美元升值使欧元处于平价状态,经济衰退的威胁更大,或早于美国。

据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与金融学教授盛松成分析,中长期来看,若乌克兰危机仍持续发酵,欧洲市场依然无法有效解决能源短缺的问题,进而提振市场信心的话,欧元走弱可能将是无可避免的长期趋势。

欧盟委员会将欧元区2022年和2023年实际GDP增速分别下调至2.6%和1.4%,较春季(5月)的经济预测分别下降了0.1个和0.9个百分点。

这其中,堪称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德国尤令人担忧。德国5月外贸逆差接近10亿欧元,是自2008年1月以来,德国外贸统计数据首次出现逆差。

欧元区6月综合PMI指数由5月的54.8下降至6月的52,是自2021年2月以来的最低值;此外,从欧元区三个前瞻性指标——欧元区经济景气指数(ESI)、就业预期指数(EEI)和经济不确定指数(EUI)来看,6月欧元区ESI和EEI指数均有所下降,EUI则再度上升。

而持续走扩的德国和意大利国债利差亦在提醒投资者——别忘了欧洲央行11年前的加息适逢欧元区债务危机前夜。

德金多斯坦言,主权债券收益率是评估政策立场传导的一个重要参考点,因为它们是确定企业和家庭融资条件的基准。由于公共债务与GDP之比、预算赤字或长期增长率等特殊因素,欧元区各国的主权收益率自然会有一定的差异。然而,有时收益率可以,而且确实会迅速偏离经济基本面。过度的背离使得信贷条件与货币政策冲动的统一传递不一致,并可能导致金融不稳定。

这也是欧洲央行承诺加息的同时,还要推出“反分裂化”(anti-fragmentation)货币工具TPI的重要原因。

那么,“‘猛加息’ TPI”的政策组合能否让欧洲央行通过这次衰退 通胀之大考呢?

标签: 欧洲央行欧元

评论留言